凉火

希望煦日,希望和风,希望心安,希望幸福,也希望你平安喜乐,陌生人。

满屋子都是风精灵,追着跑着跳着笑着,惊得尘埃四处逃生;
满地压了厚厚的尘埃,一层一层又一层,像缄默的裹尸布。

查看更多

我妈说,我这人有时候很诡,在新朋友那里不要这样。因为会交不到朋友吧。其实想想,在一个团体里,你跟别人不一祥了,那就是很怪,你很怪,还没道理说你,就是诡。而每个团体都有人被公认为怪,怪的人是不会讨喜的,很少有人会去理解背后的原因。

可以说这是校园欺凌的原因之一。

越小的团体越一致,不一致的人是会被排挤的。读书时,见的很多,也亲身经历过。在小学二年级时,一个男生被大家叫做“弱智”,或许是从众效应,那个曾给我梳头发陪我写书法的、很温柔的老师,课后时间也在“教育”他。

哪有真的笨的孩子呢?都说越夸越聪明。

可是没有人帮他,没有人帮他们,只有偶尔的“同情”。

越小的时候受过的伤害,对未来影响越...

查看更多

做了一个梦。
梦见三轮车一次又一次压出的小路中间,歪歪扭扭长着一茬野草,草叶沾着尘土,看不出一点嫩绿,我踩着这茬野草向前走。
梦见坐在池塘边,脚浸入水中,哗啦啦玩着水,隔着池塘竖着一块黑板,老师讲课的声音模模糊糊。
梦见在水里,谁都不在。

查看更多

有没有闻到过风的味道。含着水汽的、卷着尘土的、携着海腥味的,阳光、水、房子、海洋、人,都在风里,在风里摇来晃去。

我喜欢大风,大风时要转过身,背对着风来的方向,闭上眼。

我也喜欢打雷,打雷时要关上灯,把空间留给黑暗,睁眼凝神。

我喜欢这个世界和平常不一样的时候,好像身体追求平稳,灵魂追求冒险。可是灵魂必须关在身体里才不会消散。

世界也必须关在物质里,可是有时,它刮起大风、响起惊雷,世界摇摇晃晃,世界飘飘荡荡。

查看更多

你何时归来,少年啊少年

他们说你
饮过草露,食过山风
骑着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
在山岭间
放声大笑

他们说你
越过崇山,渡过重洋
乘着一条雕刻星辰的星槎
在七宝楼台里
低声呜咽

历过别离,经过重逢
曾两手空空,曾负重前行
望入你的眼
如一脚踏空,坠入海里
如一口饮下,甘露琼浆

他们说你在荒野上,呢喃
归去归去
他们说你在层楼中,呼喊
归去归去

我不曾见你归来
你何时归来,少年啊少年

查看更多

致自己:此刻藏起一点勇气

即使是现在,也会在某一刻突然恐慌社会化的过程,为了适应社会、投入市场而彻底丢了“纯真”。

什么是纯真呢?真诚、善良、友好在这一列。可是很少有人这么干了,学不会应酬但也得有所保留,你得保护好自己。
理想化也在这一列,理想得投入市场。那个仅凭理想就能活的时代早就不存在了,或者说那个为了理想而愿意送命的时代早已不在。

要怎么向前走,在对商业化、功利化的排斥心不定时造反时。
怎么找到自己的路。
可以肯定的是,我不可能从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前方,成功和失败经验都不管用。

我必须保护好自己,有时妥协是为了延续。
我必须时刻警惕,划出一条线,让内心始终有一部分不被动摇。
我必须时刻做好准备,让它经得起磋磨,让...

查看更多

外婆和野猫们是老熟人。
到吃饭时候了,饭碗一放,从柴垛,从围墙上,从犄角旮旯冒出野猫。有时会主动蹭蹭外婆,而旁人一靠近,这些警惕心极强的小动物们就窜开老远盯着那人。

外婆骑着一辆小三轮车,坐下一个我,放下半车番薯有些拥挤,路上遇到同村人,她就会分一些给对方,到家时,车上已经一点都不拥挤了。

外婆捡过一个老人,头发每一根都是白的,总是乐呵呵的,说不清自己家在哪,外婆留她在家和自己做做伴,一起晒了半个多月的太阳。

外婆是个好人,可是好人呢,大概很难把路走平坦的,再加上,她从来不会说好话,现在的她,一个人吃,一个人住,是一个坏脾气的老太婆,也是陪我走过几年童年的人,是最初用行动教我善良的人,是母...

查看更多

“爸爸的花儿落了,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。”今天看到这句话时,突然情绪崩了。

有过一次定了“童年”这个主题,写了一星期,不同角度写了五六稿,都不行。最后一小时写完,一稿就过了,这一稿是憋着眼泪写的,写完之后再也没去看过它。

说到童年这个词,总是特别容易上情绪。
好像丢了童年,又好像,兜兜转转十多年,也没有走出童年。

查看更多

负能量同样会给人力量,而这力量的方向在自己手中。一如正能量并不能激励所有人。

查看更多

三个梦境

一、床

星星踏着夜风,在床周围奔跑,白色的光点忽明忽暗,光与影的交错中,以梦为食的怪兽忽隐忽现。

我坐在床上,紧紧抱着被子。好像坐在荷叶上,陌生的青蛙咬断叶茎,荷叶飘飘荡荡,而我没有桨。

我的荷叶小船飘荡在水上,我的小床漂游在星海中。

我不知道青蛙是不是我的朋友,不知道星星会不会指引方向,我不知道我在哪儿,不知道我将去哪儿。

可我抱紧被子,无所畏惧——被子里,有妈妈藏入的阳光。


二、水仙花

对水仙花的第一份印象来自张悦然的小说——那个用剪刀凿进水仙花球根的女孩,一下一下,碾碎水仙的血肉,让白色的汁水如鲜血般渗出。

某天回家,爸爸带回了一盘水仙。纯白色的搪瓷浅盆里...

查看更多
©凉火
Powered by LOFTER